星期日的急診醫師說對了一件事 --- 確保病患沒有生命危險, 直到能接受正式的治療. 所以昨晚在急診室的等待是應該的.


昨天傷口的紅腫熱痛越來越嚴重, 一直覺得抽痛, 刺痛, 所以傍晚直接到急診室報到.  醫生檢傷時問了一些問題, 都是星期日急診醫師沒做的... 啊~ 還好他有說趕快去看門診醫師, 還有自己有點常識, 不然事情恐怕更大條. 檢傷完了後, 就在一旁等待, 而且不敢催促.  因為治療室裡的醫師喊人趕快進去幫忙.


聽到喊CPR的聲音, 看到醫生護士準備了東西跑進去, 因為要做氣切和電擊所以把病患家屬請出來, 連另一位額頭受傷正在止血的傷患也請出來等. 病人在我到之前已經在裡面了, 急診室正全力在搶救. 不像"實習醫生"裡演的, 每個人衝來衝去, 警鈴大作. 除了醫師喊人來幫忙,要工具藥品等的聲音, 只剩器械的聲音, 我聽得出來是CPR的節奏, 還有家屬在外面對著裡面不斷喊著:"伊啊! 你要加油啊!"


醫生出來跟家屬說明他們的做法和暗示可能沒辦法了, 家屬連忙拜託,醫生說會的, 只是病患年齡很大了, 心跳已經停止很久, 也急救很久了.... 要有所準備云云, 轉身又進去繼續急救. "伊啊! 你要加油啊!" 伴隨著哭泣. 真是摧人心肝. 忍不住眼淚了. 想到影集裡演的, 醫師要盡力做到能告訴家屬:"我已經盡了全力了".


有位老婆婆臉上帶傷還滴著血,從休息床走出來吵著要回家, 他的老兒子在旁邊嘀咕著:"你這是幹什麼? 還不能回去,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老媽媽還是一直唸著我要回家. 我拉著她讓她坐下來安撫他, 護士喊著問正在急救的醫師說這個狀況, 醫生說她還不能回去, 要等血止住. 我跟婆婆說:"你還在流血, 醫生說你要回床上休息, 等止血了才能回家." 我先生慢慢把她扶回床上躺下. 她兒子還在說:"你這樣是幹什麼..."


我跟先生說, 我這實在算小事. 我們安靜地等到醫師有空了--- 治療室裡放棄急救了, 醫師過來看了傷口, 確定有發炎狀況, 仔細說明要抽血看看發炎的狀況, 再看是帶藥回去或有必要就住院, 然後換藥. 要等1~2小時. 趁等化驗的時間, 我在腳上沿著紅腫的地方做了幾個記號, 看發炎擴散速度,方便待會兒醫生判讀. 果然速度有點快, 醫師來幫我換藥也注意到了, 剛抽血時已經將軟針留在手背上, 準備住院了. 不過等醫生拿到驗血報告後說還好, 吃抗生素, 勤換藥,最好每天來讓醫生看看傷口.


秋香會拿拐杖來借我, 這樣會比較好走路, 不用拿雨傘當拐杖了; 小ㄇ說:"慧玲姊你要什麼用喊的就好了"; 現在過著接近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真是溫暖喔~ 要惜福啊!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