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一片綠芽的美景, 又種了一盆火龍果;  


  忍不住花季過後, 種子的呼喚又在街頭東張西望;


  季節交替, 教我不斷地被這動植物們的變化吸引過去.


 


  每次看著木棉的棉絮在車陣間飛舞, 就會想起大一時,有人訂做了一個木棉棉心的大抱枕送我, 之後大抱枕一直隨著我遷徙布套換過好幾回了, 用到最近幾年才放手讓它走. 那是一段美好的記憶.


看著飛舞的棉絮, 又想起, 這一年一次的景象, 代表著時間一年一年地消逝. 每年期待著花開, 又不希望時間流過, 很是矛盾的心情時間過得那樣地快, 今年年曆的訂單早已送出, 記得才送到客戶手中沒多久啊? 我在這時間裡做了什麼? 又是什麼?   


      上星期無意間看了一部電影, 奇怪的電影, 讓我看得不太舒服, 但又想看. 耐住性子看完, 心裡一直有種揮之不去的感觸, 深深的, 觸不到的. 因為不是從頭開始看, 去查了資料才知道片名是 "Into The Wild" , 一部大家不熟的電影.  導演是西恩 , 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拍攝的看完完整的故事也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那樣的感覺 --- 生命在什麼時候結束沒人知道, 而其間是否發生了我想的事呢? 我做了嗎? 體驗了嗎? 如果不能如願呢?


       主角Christopher J. McCandless (February 12, 1968 – August 1992)在最後, 臨終之前, 在他的筆記裡寫下:"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 看到這段, 心裡起了波瀾, 他在生命的盡頭, 無助地孤寂地在阿拉斯加寫下這段文字, 是領悟了? 還是在他追尋生命的意義過程中, 在他生命中出現過的人, 帶給他的快樂所下的註腳他多不願意生命停在那個時候, 還不甘心, 但已經沒有時間了. 令人低迴不已


      就在看到這電影的前幾天, 也看了嚴長壽先生的事, 他在大病之後又緊接著加快腳步去做他要做的事. 除了事業經營得成功, 他還有一種使命感, 不只告訴大家要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 他也確確實實地實踐著這個信念. 去年聽了胡乃元的音樂會, 看了資料才知道TC是他推動多年的活動, 音樂家們去偏鄉演奏或帶營隊也是他號召的.... 嚴先生不就是一直在分享嗎? 這不只是財富的分享, 是生命啊!


      就在幾天之內, 心裡的起伏很大, 這是的思索已久, 卻從未好好去釐清或實踐的. 每天做著大家都在做的事, 每個人都好急. 急什麼呢? 有一天我問我先生:"每個人都要趕上進度, 和大家一起上高中, 照進度上大學, 如果做點別的事, 就是不夠努力, 將來沒有好學校...." 大家在趕什麼進度? 晚一點進大學, 或不走這一條路, 將來會怎樣? 唸完大學後又如何? 生產線上出來的產品而已那不過是印證了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裡的描寫.


      別說女兒將來會如何了, 我們自已又如何?  最近想很多. 和先生討論時, 有個念頭閃過 - "翼下之風", 我總覺得我們如果能是別人翼下之風, 多好! 我覺得嚴先生做到了, 因為有他, 多少人得以御風而行, 而我們連對自己的小孩都不見得做得到. 我希望是孩子的翼下之風, 讓他能自信地飛... ...


       今早去一個單位分享, 邀請我去的同事先幫我打了預防針: 同事對公司、工作和彼此間的冷漠, 對於早會只是因為義務不能走開,可能不會有太多的回應, 要我別介意. 但是當台下同事們的眼光、表情由冷淡轉趨專注熱絡, 事後還給我很好的回饋, 我是不是喚回了一些熱情呢我相信今天做了很好的事, 也做對了一些事.


      去年的翠蘆莉正在開花, 今年的正在從小苗開始成長. 是誰說的? "每朵花都有開的時候" 或是" 每個孩子都有他開花的季節"


      ~種個東西, 想這麼遠哩!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