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拍自節目冊


Chopin : Nocturne in E-flat Major, Op.9, No.2


Chopin : Four Mazurkas, Op. 33


Chopin : Grande Polonaise Brilliante Prece Deed'un Adante


Modest Mussorgsky :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for Piano


翻拍自節目冊


    如何才能將流洩而過的音符留下? 彷彿他這麼深切看著你, 對你傾訴, 說了許多卻沒有話語. 


    這是聽完第一首蕭邦降E大調夜曲的感覺, 從第一個音符開始. 雖是首很短的小曲子, 但對我來說充滿許多感覺, 忍不住要閉上眼睛仔細聆聽. 但隨著時間流過, 音符也流過, 感覺不知道能留多久? 


    音樂不像其他創作, 完成了可以等待我們去欣賞, 它必須有人去演奏才存在, 而每次的存在又都不同, 每次. 它不會等在那裡讓你慢慢看, 看不到, 只有聲音. 一閃神, 它就不見了.


    蕭邦的夜曲我聽到傾訴, 舞曲讓我想跟著搖擺. 彈奏Mussorgsky :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時, 隨著"漫步"主題的變化 , 我試著想像用不同的步伐走過展覽會中的畫, 是古堡嗎? 在花園了嗎? 啊! 是雛雞之舞... 到了女巫的小屋了. 李雲迪在台上激動地彈奏, 幾乎要站起來了. "游藝黑白"裡幾位鋼琴家都提到 : 彈琴不是只有手指在動而已, 是全身力量的運作, 就是如此吧!


    聲音是很難用文字來描述的.


    這場演奏會預定的曲目結束後, 觀眾安可不斷, 掌聲久久不歇. 他也很隨和地演奏了4首安可曲, 讓大家聽個夠. 第一首安可曲是李斯特的"奉獻", 聽著奔放的琴音, 想起一段故事: 李斯特曾經因俗事(情事)煩人跑去當神職人員, 結果還是一樣俗事一堆, 後來被吐嘈 :"你呀, 還是把你的熱情留給鋼琴吧!" 沒做多久,他就還俗啦! 聽李雲迪彈蕭邦, 李斯特都有感情流露的感覺. 後來查了一些資料, 才知道他有蕭邦的傳人之稱, 難怪這麼有感覺.


    現場演奏終究和CD不同. 音樂, 每次的存在都不同! 還有啊~ 節目單裡的照片拍得真好, 很有偶像的樣子, 還沒安可, 就有人衝出去排隊等簽名了.


    接下來我想聽 --- 雅布隆絲卡雅的柴可夫斯基:四季. 四季是我接觸古典音樂之初的記憶之一, 只記得旋律優美, 說不出為什麼就是喜歡, 也不識柴可夫斯基. 後來才發現自己喜歡的曲子裡, 柴可夫斯基等俄國作曲家的作品佔多數. 而且, 雅布隆絲卡雅的票價可愛多了, 這實在不太對稱, 雅布隆絲卡雅已經是經驗豐富的大師了, 而李雲迪才剛嶄露頭角不久. 市場的運作我們也不太了解. 總之可愛的票價讓我們又多了一場饗宴. 期待中...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