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中提琴老師就不教了後, 家裡就沒再出現過中提琴的聲音, 偶爾勸誘她是不是重拾提琴, 都不見她再靠近. 不過鋼琴倒是沒斷過, 預計的比賽照常參加.


    自從放寒假, 她就埋首進行她的大事業 --- 她和幾位同學要出版自己的作品, 到同人展裡去推銷.  唉! 這是該高興還是緊張呢? 說要回歸一般學科考試的她, 已經比人家慢了好一段準備時間, 還不知死活地在認真畫漫畫. 期間經過了好幾次親子衝突, 因為她既不是全力唸書, 也不是全力練琴... ... 這總是爸爸很抓狂. 我安慰先生:" 如果她能完成出版自己作品這件事,也是好事一椿." 其實我自己也是緊張 .


    好不容易到了比賽前一晚, 把畫稿交給出版社了(這是什麼畫面? 鋼琴比賽前在趕畫稿? ), 出發去比賽前還在和出版社確認稿子的事, 所以不敢對比賽抱太大希望, 但暗自在想:"如果她能有好成績的話... ... " .


    結果, 當然是普通, 不然別人努力練琴不就是枉然. 一分耕耘, 一分收獲啊!  聽老師說這個比賽比之前參加的都要難, 妞參加的是普通班組, 參賽的都是要考音樂系的學生. 聽著其他參賽者的錄音, 真的是都很厲害. 想想如果妞也多花點時間在這上面, 成果不知會如何? 比賽結果在26名參賽者中, 排名第八.  


    我看她也很自在, 沒什麼心情起伏, 不知她心裡在想什麼? 老師很關心, 晚上打電話來問結果. 對於這樣的成績老師當然不滿意, 但她更希望妞不要放棄自己的天賦, 但是... ...  我又不能替她呀!



     總說做父母的要放手,  雖說不放也沒用, 但心裡是不確定的多.這些獎盃又能代表什麼?


    這幾天因為辦公室要搬家, 到了打包最後階段, 也是在想 --- 獎盃要做什麼? 要帶走嗎? 那些事都過去了, 未來才是重要的, 但是要怎麼做啊?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